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邢氏作文

让作文变得十分简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“疯姐”  

2014-11-28 10:05:36|  分类: 学员习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育才中学八年级十六班  刘永苪

 

我的好朋友冯芷茹,一双富有个性的单眼皮,一口整齐的白牙,整天价笑着的红唇,不短不长的马尾和直刘海儿,不认识她的人还真觉得她是个乖乖女。其实她实在是个大疯子。因为她大我一岁,又姓“冯”,干脆就叫她“疯姐”。

有一次中午吃饭饭,我正要回宿舍,走出食堂大门,就听见“疯姐”在后面怒吼。“你是干嘛的!”“疯姐”满脸怒气咄咄逼人。那个可怜的男生连连后退,好像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有个母老虎朝他怒吼?我一看周围,人围得越来越多,都在指指点点地议论此事,有的还像不怀好意地看热闹,一把她拽走:“别在这儿丢人!”她嘟着嘴,不说话,我们冲出了人群。

“你今天又犯什么病?”我小声问,“疯姐”丝毫不觉面上无光,依旧声音洪亮:“那个男的把我鞋踩掉了,还把菜盒踢到我脚边上,弄我一裤子油,我不骂他,我都对不起我的裤子!”前面走着的人又回头看我们,直看得我有扶额的冲动,我拽拽她的袖子:“你小声点儿!”“我小声和大声有什么差别!哎,黄腾!……”她竟不介意,看到同宿舍的女生,马上转移注意力跑去说话,我已经无以言表了,这个疯子。

有一次,半夜一点钟左右,住在上铺的我不知怎的突然醒了,翻了个身,才刚想再睡一觉,下铺幽幽的灯光把我吓得“腾”的一下就坐了起来。戴上眼镜,我再定眼一看,是“疯姐”在那儿挑灯夜读。“你吓死我了,冯芷茹!”我瞪着她,她对我露齿一笑:“抱歉抱歉啊亲爱的。”“你干嘛呢?”我惊恐未定,紧了紧身上的被子,她拍了拍枕头上的书,拽了拽衣裳说:“今天,生物我学了不会,我再琢磨琢磨!”“你疯了吧你!”我问她,“大半夜的你不睡觉你明天不上课啦?”“哦,对,明天还有课呢。”她若有所思地放下手了书,关了灯,躺了下去。她很快就睡着了,可我被她搅得在临近二三点才又睡着。

还有一次,数九寒冬的,宿舍人都互相抱怨着学校的暖气坑人,只有“疯姐”出乎地坐在她床上。哦!她好像想起了什么,端起盆,像个疯子一样蹦跳着跑去了洗刷间,快熄灯了,我早已趴入被窝和宿舍里的同学说话,而“疯姐”却披着湿发,哼着歌,像个女鬼走了宿舍,睡我下铺的李蕾问:“你洗头了?”嗯!她回答得理直气壮,我注意到她连暖水壶都没带,问:“大冷的天,你该不会用凉水洗头吧?”她一歪头,想了想说“算是吧”“你疯了?”我们所有人几乎异口同声地惊呼。“我借了熟人的一点儿热水,不过不多了,就凑和着洗了,没想到还真这么凉。阿嚏,阿嚏!”她擦着头发,无所谓地说。“疯子!真是疯子!”我钻进暖和的被窝,暗骂一句。

“疯姐” 举止疯癫(不拘小节),学习更疯狂,像一个太阳,照亮了我的生活,让我明白了,原来一个人最重要的不在外在表现,而在内在品质。1098字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